1. <big id="hrlom"></big>

      1. <listing id="hrlom"><dfn id="hrlom"><b id="hrlom"></b></dfn></listing>

        尤明慶的博客分享 http://www.i3080.cn/u/youmingqing 何苦來哉?心不忍耳!

        博文

        如無必要,勿增實體

        已有 1907 次閱讀 2020-8-15 09:24 |個人分類:文史閑談|系統分類:人文社科| 里制, 地理志, Ockham剃刀, 牛頓, 地球

        0   已就兩地相距的里程貼了四篇博文,并將主要內容整理成文,以PDF 文本掛在上篇博文后面。與一位朋友說,“對歷史地理只是業余愛好,說多了就近乎民科;自己也得警惕啊”;蛟S就是個“民科”呢,朋友不好直接說出來。不過,仍想就這個話題再說兩句。

        我國歷史悠久,地域廣闊,度量衡變化復雜,非專業者難以窺其堂奧。不過,確定路程 1 里約為 0.444 km 而寫博文,其勇氣是手中的Ockham剃刀:“如無必要,勿增實體(William of Ockham c. 1287–1347 )。

            聞人軍. 杭州大學學報,1989(3).pdf 梳理我國古代里畝制度的主流,以一組比較可靠的量地尺長度數據,推出先秦至民國歷朝的里畝制度簡表如下。類似的文章還讀過幾篇。

         

        秦漢起畝制主體由100方步改為240 方步,但田地優劣、稅增減也會影響畝地的大小,難以一概而論的。閱讀上面聞先生的論文即可知道。

        2   尺長與買賣相關,也就不斷變化。雖說里長定義為1500 尺或1800尺,但兩地相距的里程數值想來并不隨尺長調整。這是有證據的。

        唐朝大尺替代小尺而成為官尺,前文考訂的數據是29.527 cm 和24.525 cm,比值1.204。筆者覺得數據并沒有如此的精度;不過,以一步6小尺轉換為5大尺就可以保持步長不變——步長是自然尺度,一里仍為300步,1500 大尺或1800 小尺,也就沒有必要變化,里長與隋乃至晉都是連續的,各地之間的里程數據自然就能保持不變。如此制度才合理而便于施行。《新唐書·天文一》僧一行、南宮說的大地測量數據表明1里為300步而不是360步。至于1800大尺即531.486米的唐大里或許只是計算值,并不會實際使用。

        倘若一尺29.6 cm,則一里 0.444 km;而一尺29.5 cm則一里短1.5 m,似不必考慮——里程數據精度較低。據前文所引文獻,唐朝京兆府東至東都八百三十五里,民國年間實測西安-洛陽路程736市里,計算1唐里為440.7米,與 0.444 km 差距不到1 % 。古今路程不盡相同吧。

        《明史》和《清史稿》眾多兩地相距里數相同,如開封、西安到京師都是1580里和2650 里;成稿于清初的《讀史方輿紀要》中數據亦同此,且給出洛陽至京師1800 里。顯然,西安至京師途經洛陽,因而兩者相距850 里,與唐朝835大致相符。兩地直線距離約325 km,依1 里= 0.444 km計算,西安-洛陽的路程曲折系數1.16 也是可信。

        利瑪竇神甫1583 ~1600年在廣東至北京的旅行途中,測量各地緯度和里程,肯定知道中國的里長;其指導協助李之藻等制作的《坤輿萬國全圖》上有經度圓和赤道每度250里,該內容見于《明史•天文一》想來可信。據此確定的一里為0.444 km,一步148 cm,一尺29.6 cm,與唐朝大尺相符,如此換算《明史》上眾多里程數據如北直隸十府至京師都是可信。

        前述論文中依據一里1800 尺的規則和明朝實際尺長,給出的里長有 493.74、574.2、587.88和612.36 米,總共四個數值呢。現在要問,《明史》南京距京師 3445 ,這一里該是多長?即使按最短者493.74 m計算,兩京相距也是1701 km;不過,現代運河與明朝運河差別不大,北京到揚州的實測長度小于1350 km,而揚州到南京在100 km之內,即水路僅在1450 km;至于陸路里程則更短。同樣,《清史稿》中里程數據,如杭州距京師4200 一里為0.444 km計算為1865 km ,才能與京杭大運河的實測長度1794 km 相符。清朝的一里可能是576 米或617.4 ,但用于換算《清史稿》的里程數據實在是太長了。

        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16 年) 重修《清會典》度天下土田,凡地東西為經,南北為緯,經度候其月食,緯度測其北極。以營造尺起度,五尺為步,三百六十步為里。凡緯度一為里二百;經度當赤道下亦如之。地球是確定的,如此定義就該一里是 555.6 m,一營造尺是30.9 cm 而不是實際值32 cm。作為參考,基于牛頓(1642-1727)第二定律和萬有引力定律,知道地球的赤道直徑略大于兩極距離;1687出版《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給出不同緯度處子午線一度的長度及周期1秒的擺長,并詳細介紹8人的單擺測試結果(命題18-20)。

        3    唐朝確定制,一里約為0.444 km,大地測量逐步展開;《明史》、《清史稿》以及《讀史方輿紀要》中的絕大部分里程數據,確認陸路、水路和水陸兼程之后,以一里為0.444 km 換算都是合理可信的,少量數據的差錯則是源于抄寫或計算的疏漏,且多有脈絡可尋。至于明清兩朝一里1800 尺的制度,或許用于丈量城墻和田畝,但沒有用于路程的里數——已有數據也不容易修改啊。

        4   “如無必要,勿增實體”啊。


        補充:貼出博文“恒常與變化 ”后,史曉雷博士告知,聞人軍老師在“考工司南:中國古代科技名物論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已有論述,“一行、南宮說天文大地測量新考”在讀秀幾次借閱都是“限量已滿”未能成功。學?爝f關門,購書真是不便;誰知今日準備買書之前竟然借得50 頁。

        筆者博文對相關測量的介紹粗略。聞先生的文章論述詳盡,且考證了測點具體位置,如基于康熙《上蔡縣志》武津就是今上蔡東北20.8 km的朱里店。

        “縣東北四十五里朱里店,相傳古武津也”,聞先生“按1清里=576米換算,清代45里合今25.9公里”而稱與現朱里鄉大致相符(P340)。不過,按 1=576 米換算,20.8 km 該是 36.1 里;而按 1= 0.444 km 換算則是46.8 里。兩地相距都是約數,但3645 是不同的。筆者覺得,明清易代,尺長變化,而兩地距離45里之數不會變化,里長也是不變。 

        書中文章“宋遼金代的里制與畝制”介紹,北宋沈括(10311095) 實際測量,開封上善門至泗州入淮口汴渠長840130步,見《夢溪筆談·卷25》;但南宋樓鑰(1137-1213) 出使金國,所記泗州至開封1045里(P304, P308)。聞先生對此的解釋是,前者以568.98 米或556.38 米換算,而后者得以“宋代的天文里441.45 米折算”。 

        從前面引用的表格看到,里長在魏至唐朝為 0.435~0.443 km,差別不大;就兩地相距的里數而言,唐至清里長也不會發生實質性變化,可以使用1= 0.444 km 換算,當然用0.440 km 也可以啊。兩地相距的里程數據精度達不到1% 的。至于用于城墻、河渠以及田畝的里長,或許隨朝代、隨尺長而不斷變化。



        http://www.i3080.cn/blog-275648-1246427.html

        上一篇:《明史》和《清史稿》中的里長與里程(附:運河旁的東平)
        下一篇:從《吳船錄》中里程看南宋的里長

        24 朱曉剛 鄭永軍 楊正瓴 王俊杰 劉全慧 王安良 劉煒 徐耀 張曉良 范振英 許培揚 劉鋼 路衛華 寧利中 杜學領 李毅偉 杜占池 馮大誠 史曉雷 朱朝東 孫冰 陳有鑑 段含明 張叔勇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5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07017567號-12 )

        GMT+8, 2020-8-30 15: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大乐透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