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ig id="hrlom"></big>

      1. <listing id="hrlom"><dfn id="hrlom"><b id="hrlom"></b></dfn></listing>

        meilingmycin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i3080.cn/u/meilingmycin

        博文

        破紙上四唯易,破心中四唯難! 精選

        已有 3700 次閱讀 2020-8-22 10:15 |個人分類:個人隨筆|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王陽明


                前一段時間,有個在高校工作的朋友向我抱怨,說暑假也沒得休息,又在跟這兩年的學生考試試卷等教學文檔較勁,又要根據**要求修改各種相關文檔,基本上除了學生的分數不變,其他的各種材料,例如教學大綱、教案、試卷分析報告、試卷審批表什么的都要重新整。而之所以說,是因為類似的工作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為了應對不同的評估或者認證,學校就要不停的把各種教學文檔按照新的要求重新做過,以求滿足不同評估認證所對應的要求。同一本試卷,拆了裝,裝了拆,換著花樣來回整理;同一份教學大綱,修了改,改了修,把任課教師折騰的痛不欲生。

        高校的領導和老師顯然是沒有自虐傾向的,如果不是萬不得已,顯然不會這么一遍遍的折磨自己。而之所以類似的游戲在各個高校一遍遍的上演,其本質性的原因就在于,每一次所謂的評估、評價或者認證工作,就好像一根根吊著胡蘿的指揮棒,又好像一根根兇狠的皮鞭,驅使著大家不斷的重復這種無聊而折磨人的工作。因為在這類評估評價的背后,是各類排名和選拔,不僅關乎高校的榮譽和名聲,更是關乎動輒百萬千萬乃至數以億計的經費,試問,哪個高校能抵得住這種誘惑,又有誰能背負因為不整改而失去榮耀和經費的罪責?

        只要這種行政性的評估評價和認證不結束,類似的游戲就永遠不會停止。

         

        閑話說完,開始說正題,關于近兩年炒的火熱的學術界“破四唯”。

        “破四唯”近年來很熱門,歡呼者有之,反對者貌似也不少。至于理由,反正大家各說各的道理,似乎也都說的對。再去往這個燒的很旺的火坑里扔兩把柴火,似乎也沒啥必要。但是在這場激烈爭論的背后,大多數人都只關注于“四唯”及“破四唯”本身,卻少有人問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么多年來,學術界為什么要“四唯”?

        首先,“四唯”能夠在學術界長期存在,并且在世界范圍內大致通用,那就必然有其合理性。我認為,“四唯”的最大優勢,就是可以客觀、定量并且快速的對教師乃至學科、高校做出評價。不要小看了這三個優勢,其實對于各類評比評估尤為繁多的國內學術界,這三者都是非常必要的,因為程序繁瑣的評價方法注定無法得到大面積應用,無論其優點有多大。眾所周知,在中國當前的大環境下,凡是一刀切標準簡單粗暴的選拔或者評估,盡管有各類不足,但是總是相對公平,例如高考。凡是沒有明確標準,卻用一大堆“綜合”、“全面”等看似先進但是卻空洞無物的指導意見來操作的,最后大多變得一地雞毛。如果是按照當前的規定,在缺乏明確標準的情況下去進行各類評估認定,那么如何在中國這個人情社會中做到公正,其實是一個非常難解決的問題。畢竟,在整個環節中,有太多的可操作性。所謂同行評價、綜合評價等,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操作,在當前的國情下,很難有操作空間。比如高校評估,專家前期都在看文字材料,而進校的時間就那么幾天,光看學校準備的材料都看不過來,說到底,還是要在學校提供材料的基礎上來“綜合”。按照這個情況,無非是逼著高校把材料再做的漂亮一點、完善一點就是了,其結果,就是把造假工作再推上一個臺階。

        其次,“四唯”的存在,跟國內學術界的管理和運行制度是分不開的。歸根結底,其實跟上面我說的老師反復改試卷是一個道理,那就是有一根巨大的指揮棒在牽引著高校,各類評估評定排名,論文項目獎勵和人才帽子都是重頭戲,而且是決定各個高校分數的核心要素。為了獲得好的分數進而獲取更多的經費,高校不得不在這根指揮棒的牽引下疲于奔命。為什么有的學校的大牛被各種舉報也巋然不動,說白了學校領導也左右為難啊,處分大牛固然容易,但是你不要別人搶著要,前幾年有個被舉報性騷擾女學生的大牛,好像都騷擾到臺灣去了,結果怎么樣,換個學校照樣是大牛,為什么?大牛的一堆頭銜和成果對拉升學校的排名至關重要啊,對高校來說那可是真金白銀,與之相比,幾個學術道德師風師德的舉報算什么,不痛不癢的處理下,過幾年誰還記得這回事?

        有了上面的分析,結合我在開頭所講的那個小故事,結論也就呼之欲出了。只要各類評比各類排名還在,只要這些評比排名依然跟各類經費掛鉤,只要雙一流建設、學科評估、各類人才工程等依然在如火如荼的推進,“四唯”現象就永遠不會停止,破除了 “舊四唯”,還會出來 “新四唯”,評估認證需要什么,教師乃至高校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提供什么。而在這一過程中,無非是看那些高校能夠更快的適應政策調整應對策略而已。

        因此,按照我一貫胡說八道不負責任的說話原則,做個比較悲觀的預測,短期內(這個短期有多長誰也不知道),在新的評估評價體系下,因為客觀評價比重降低,主觀因素比重提升,而主觀因素的評分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材料的撰寫(也包括材料的整理乃至偽造),因此教師或者高校浪費在應付這類工作上的時間將繼續增加,而能夠最快適應這一評估體系,在材料整理方面把握訣竅的高校和教師,將會成為最大的受益者。同時,因為評價體系的改變,加上新的評價體系中很多指標對新入職和底層老師非常的不友好,同時不可量化的指標也會給暗箱操作留出一定的空間,因此高校底層的教師將有一部分成為犧牲品,教師的穩定性將會有一定程度的降低。

         

        綜合起來一句話,目前的很多爭議,其核心并不是反對破“四唯”,而是如果管理部門不從根本上思考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并結合實際完善新的體制下評價的方式,新的“四唯”很快就會出現,而且愈演愈烈!而這,正是我在題目中所說的,“破紙上四唯易,破心中四唯難!”

         

        最后,說兩個小故事。

        第一個,我曾經有一次參加了一個項目的預調研,期間與項目的申報者——一個成功的農民企業家吃飯,趁著酒興,他向我們談起拿項目的訣竅!绊椖可陥蟮臅r候,我就把基礎材料做好點,本來有一百畝,我就說已經有一千畝,反正做個材料又不難,項目評審專家又不能實地來看;到了驗收的時候,本來應該有一萬畝,我只做了一千畝,我就把專家帶到我的一千畝山頭上,然后大手一揮,說旁邊的田地都是我的,都是改造好的,反正項目結題會就那么幾個小時,專家也沒辦法去驗證,說到底還是看材料”。

        第二個,某次學科還是專業評估的時候,我們向一個已經通過的高校取經。對方還是比較真誠的,發給我們一堆的材料模板。其中,一個典型教學示范的案例,兩節課還是一節課的教學,愣是整出來幾十頁教案,時間精確設計到每分鐘,第幾分鐘一個例子,第幾分鐘一個圖片,這個圖片要說明什么問題,這個例子要提高學生什么能力,做的真的是精美的一塌糊涂。如果按照這個模板來,估計高校老師全都要瘋掉了。但是沒辦法,都是主觀性評價的材料,你做的好,別人就能做的更好,不求實用,但求高分!




        http://www.i3080.cn/blog-2659185-1247398.html

        上一篇:學術造假,真的要從娃娃開始抓起了?

        31 梁洪澤 王安良 黃永義 劉立 徐耀 武夷山 杜學領 許培揚 李東風 劉山亮 曾杰 王興 楊正瓴 周浙昆 晏成和 李明陽 白冰 李毅偉 李哲林 陳兵 黃仁勇 鄭永軍 卜令澤 郭中領 張波 曹俊興 楊立堅 吳嗣澤 李學友 王德龍 張明武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8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07017567號-12 )

        GMT+8, 2020-8-30 2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大乐透杀号定胆